少年小说写什幺主题好?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7-07

少年小说写什幺主题好?

试读连结

对于创作「第一篇」少年小说的人而言,这个问题通常不难,因为大部分的人回头一望,童年往事就自己扑上来了。等到开开心心的写完自己的童年,很快就陷入今天的提问:「接下来写什幺才好?」

这又细分几个层面:我想给人读什幺故事?少年读者想看什幺故事?我又能写出什幺故事?

毕竟写作除了满足自己的创作慾之外,最重要还是要给人欣赏,而任重道远的创作者会惕励自己,肩负传达「成长」讯息的伟大使命。然而读者买不买单,非常重要,这又驱使创作者虚心就教少年朋友,研究他们的身心状态,了解他们的喜好与需求,以寻求施与受之间,两者的最大交集。企图心旺盛而且用功的人,可以洋洋洒洒列出许许多多的「最大交集」,但接下来,盯着这些宝贵的资讯,欣喜之余,最终要面对一个来自内心的虚弱自问:「依我的能力,我究竟能写出多少?」

于是创作者积极的针对主题蒐集资料,阅读相关作品,拟定大纲,发愤写作。然后便是成就与挫折的轮番轰炸了。所谓「轰炸」是写作告一小阶落后的激情反应,当写得很顺时,读起自己了不起的杰作,会忍不住想五体投地膜拜自己,并感受到千万个跷拇指,蜂拥在你心窝上按「讚」。相反的,当你想表达某样事物、某个场景、某人的心情、彼此的对话,而感到捉襟见肘,搜索枯肠时,回读自己枯涩空妄的文字,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这样的难受,那就是「心虚」。

心虚一旦出现,它们会毫不客气接踵而来,让你不得不翻箱倒柜找书籍,紧盯萤幕飙上网,四处找人求解答。这一耽搁,信心大挫,即便整理好一切,重拾精神振作,面对茫茫前途,积蓄的心虚已成恐惧,好多人因此掷躅不前,最后甩笔(甩键盘)放弃了。

这有点像小时候上作文课,老师天外飞来一个题目的「命题作文」。即便老师已经帮你想好,认定你有该题目的相关经验和写作能力,你还是感到困窘,必须挖空心思去迎合题目,即便给你一个礼拜的时间去写,也写得不轻鬆。

问题在于那不是来自于你心灵深处,自动呼唤你写的题目。换句话说,你对它无感,就算是吃饭睡觉的生活琐事,但因你从来没有去在意它,思考它,使得最简单不过的事,你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更何况,你要写动辄以万字计的少年小说,你订了一个迎合读者,又自认为很需要给人家读的题目,即便你蒐集到非常多资料,还是难以完成。原因在于,那不是你的生活体验,没有经过观察体悟,不是「主动」的有感而发。

小说不同于说明文只提供硬梆梆的资讯,也不同于结构随性的散文感性抒情,他强调细节五感摹写,和内心情感分享,好让读者「附身」在书中,有如亲临妙境。回头来想想你的第一本少年小说,写你童年往事的种种精彩,写起来多幺行云流水,深情激动,你就知道其中的差别了。

只可惜,童年虽好,也有用尽的一天,有心创作「伟大」作品的人,不能只关注自己,而是要放眼全人类的共同问题,你必得跨出去,写「你」有感觉又是「大众」有感觉的题材,才能「真诚的」引发共鸣。

所以,面临一连串的挫折轰炸,与其说你野心太大或準备不够,不如说是你走错了「题材选择逻辑」的思考方向。